聚酯多元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酯多元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蒂姆詹金斯PE并非魔法师手中的魔棒

发布时间:2020-03-11 12:12:46 阅读: 来源:聚酯多元醇厂家

蒂姆·詹金斯:PE并非魔法师手中的魔棒转载cyzone导语: 所有人都预见到了这一天,但一切都比人们想象

所有人都预见到了这一天,但一切都比人们想象得要快。尽管现在来盘点PE(私募股权投资,广义上的PE包含VC)在一年间的表现似乎为时尚早,但这个词语如今在中国的时髦程度,足以令任何人侧目。人们在谈论PE的时候,就像是谈论一条寻常的社会新闻。它开始在中国经济的各个层面推波助澜。

时光翻转之快令人似乎已经淡忘了历史,风险投资市场从低迷到勃兴如过山车一般,似在眨眼之间。危机过后的PE,正在东西方上演完全不同版本的故事——一面是依旧布满迷雾的华尔街,一面是在新兴市场的中国吸引着大跃进般的热情和关注。它如同芭比娃娃一样,变幻着华丽的衣装,在数不清的宴会上投递目光。

清科研究数据显示,仅2010年上半年,国内共计有202起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涉及金额14.65亿美元,分别达到去年全年的78.0%和65.8%。

这也正是牛津大学私募研究所主任、赛德商学院教授蒂姆·詹金斯 (TimJenkinson)远赴中国的原因。作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和牛津赛德商学院合办的 PE高级培训班的讲师,当他听到全民PE这个词时不禁乐了,真的吗?我们只是留意到PE在中国很火,没想到都成了流行语。作为同来授课的嘉宾,龙柏资本董事长王平更直接讲道,PE都成了娱乐业了,成天被记者追着。

作为先行者的外资PE的确曾在中国度过了一个难熬的冬天,而在好时光来临的时刻,本土PE的迅速崛起和作为产业基金的国家队的介入,成为了这一棋盘中颇有竞争力的新玩家——毕竟,外资PE不得不接受的最大挑战正是文化、金融、政治方面不同的交战规则,而《金融时报》此前一篇报道更直接引发了对权贵PE的广泛探讨。

蒂姆·詹金斯也发出感慨,中国的PE实在是太热了,甚至可以说有点混乱,它们仅仅热衷于做Pre-IPO(指企业上市前参与其最后一轮融资)。在蒂姆·詹金斯看来,过度供应之后,必然会迎来一次大浪淘沙般的兼并潮流,要么出线,要么出局,这是不断被重复的商业逻辑。至于这一轮竞争谁将最终浮出水面,依然是一场颇具悬念的猜谜游戏。

事实上,PE在全球诞生将近30年的历程中,真正的明星投资机构不过在一掌之间。为了不成为热潮褪去后的裸泳者,这些PE需要不断证明,自己拥有的并不仅仅是眩目的资金。作为新兴市场的中国或许也不例外。

蒂姆·詹金斯还同时担任着英国议会私募调查顾问,并在欧洲著名经济咨询公司牛津经济研究会任董事,这都使得他对整个PE市场的变化保持充分关注。在访谈中,他显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充满乐观,但在严谨的措辞中,始终保持着点破皇帝新衣的锐气——私募股权投资并非是魔法师手中的魔法棒,它始终要求正确的研究活动。

访谈

外资PE在中国

经济观察报:近一年来,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表现异常活跃,业内甚至用全民PE来形容PE的持续升温。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蒂姆·詹金斯:这个市场的确有巨大机会。中国目前有无数新创PE,尽管现在规模很小。而之前进入的一些外资PE或者成为中国本土PE的竞争者,或者与之合作。我想对中国PE而言这会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时刻。当然现在有一点混乱,这么多人都想参与,上万家可能太多了,最终会剩下少量规模很大的PE。那些业绩不佳的PE会消失,经营不错的则会成为市场的领导者,募集到更多资本,成为更具专业性的机构。我想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

经济观察报:既然你提到很多国家都经历过PE风起云涌的时刻,作为先行者的它们可以给中国哪些经验和教益呢?

蒂姆·詹金斯:最重要的一点是,业绩不错的PE自然会给投资者很好的回报,好于在公开市场的表现,但这无疑是少数。事实上大多数是赔钱的,后果波及非常之广。好坏之间差距甚远,因此,投资者需要花长时间来选择合适的PE。其次,PE对投资者来讲代价高昂,因为你要支付每年2%的管理费以及20%的利润。这可能是公司转型的良好机遇,但前提是你一定要找对合作者。

经济观察报:对境外PE而言,作为新兴市场的中国对它们意味着哪些机遇和挑战?

蒂姆·詹金斯:最主要的挑战自然是来自政策和相关规定,包括外资如何持有和交易细节,以及如何本地化处理项目和找对合适的项目。因为外资并不具备那种能带来好机会的圈子优势。

目前通常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香港或内地建立基金,按照正常的架构、以美元为主体运作,欧美投资者通常建立的都是这种基金,但往往因诸多限制不能拿到最好的项目;另一种就是最近讨论很多的人民币基金,比如美国最大的几间,百仕通、凯雷、TPG,都与政府合作成立了此类基金。政府无疑会给它们更多机会,但也决定了它们不能从美国的投资者处而只能在中国本地募资。

就目前来看,全世界投资中国的愿望都很强烈,但更多只能以前者的形式。其中最有意思的地方,正在于中国在多大程度上允许外资来推动中国PE市场的发展。

现在人民币基金面临的最大问题正是它们不能募集到想要的足够资本,我想百仕通募集到的与想要的相距甚远。虽然可能有人说中国目前公募和私募基金加起来有40万亿,但人民币基金依然面临从本地投资者中间募款难的问题。

经济观察报:那在你看来,哪种形式会成为未来趋势?

蒂姆·詹金斯:两种形式都会发展,一切取决于政策趋向。如果前者可以分享到更多参与项目的机会,境外投资者可能依旧会选择如此,它们并不愿意说把你的钱拿出去,然后一切按当地规矩办事。你不难发现,相当一部分境外基金是亚洲基金,它们其实是为整个亚洲服务,可能在中国找到好的机会后,就会去香港、印度、台湾等等。这对它们而言很有吸引力。它们在这里已经十年了,体会到政策的很多变化。十年对于私募基金这个市场来说是很长的时间,它们已经具备了很大的灵活性。如果印度的政策进一步放松,也可能会选择去那里。所以我觉得这依旧是境外风投未来在中国投资的主流形式。国内很多公司可能也倾向于选择这种形式的境外资本,因为会获得其他很多机会。

PE和经济周期

经济观察报:目前的美国经济被认为有二次探底的可能,欧洲也面临十分严峻的经济形势,因为PE和经济周期息息相关,很多人判断PE从整体上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蒂姆·詹金斯:事实上,往往在经济萧条时的投资回报最为丰厚,低点买入静待市场回暖。现在领先的基金很多都成立于萧条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一个投资的好时刻。

目前欧美依然在不断募集资本,但真正的问题在于投资者们在危机前估值过高。因为PE总是要换为资本市场的资产才能有回报,所以需要大致估算出IPO的时间。很多投资者认定依然能够很快从这些基金中获得收益,但是你要知道2008、2009年的时候几乎不产生任何资产,但他们依然要大笔投入,一些投资者正因此受到重大冲击。他们目前倒是对投资颇感兴趣,因为危机后公司变得相对便宜了。另一方面,我并不确定美国经济会出现二次探底的情况。这是一种可能,很多投资者在观望,但我不认为会如此。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呢?

蒂姆·詹金斯:因为很多政府都在推出一系列刺激性投资政策,比如提供低息贷款,有的甚至连续两年零利率。欧美政府都在为经济注资纾困。

唯一困扰西方政府的是赤字问题,比如南欧一些国家。有人认为,如果政府通过征税和减少开支的方法消减赤字,经济会因此低迷。但在我看来,这并不意味着经济一定会走低,当政府在整个经济中份额缩小时,私有部门会得到扩张。欧洲现在恰恰是政府职权过大。欧洲有这样的先例,小政府统治下的私营部门对经济贡献巨大。所以我很乐观,并不认为削减赤字会导致经济衰退。

经济观察报:过去2年里,世界发生了太多变化,次债泡沫破裂、投行业倾覆,一场我们70年未曾遭遇的经济衰退。在你看来,全世界的投资者应该从中学到什么?有人认为,PE在危机中损失了大量财富,证明这个行业存在很多管理和道德方面的问题。你怎么看?

上一页 1 2 下一页阅读全文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全面风险管理

股东变更

企业债券

财务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