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酯多元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酯多元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北涿州市依法取缔劣质防水卷材生产企业采访记

发布时间:2020-02-04 17:07:15 阅读: 来源:聚酯多元醇厂家

“三无”防水卷材被席卷

——河北涿州市依法取缔劣质防水卷材生产企业采访记

□ 本报记者 赵陕雄 实习记者 杨 阳/文

“就像提着自家产的鸡蛋卖,要什么品牌,要什么厂名?”河北省涿州市的张老板振振有词地说道。可惜,他卖的不是鸡蛋,而是需要有生产许可证才能生产的防水卷材。张老板不仅没有生产许可证,占地近5亩的厂子连营业执照也没有。

在河北省涿州市,像这样的防水卷材厂共有35家,每年生产出近亿平方米的“三无”防水材料。然后,被像卖鸡蛋一样运到北京、天津等地的批发市场超低价售出。本报曾经多次暗访报道的北京吴家村防水一条街,一部分假冒伪劣产品正是出自这里。这种质量低劣的“三无”产品不仅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在生产过程中还严重污染了当地的环境。

近日,在国家质检总局的督办和当地政府的围剿下,这35家无证生产“三无”劣质防水卷材的企业被依法取缔。

“逼”出来的选择

“以前在涿州码头镇,玉米叶子上都是黑黑的一层灰,穿着白衣服走一趟,衣服上就布满黑点。”涿州市副市长刘国富向记者介绍说。

涿州,这个曾以“桃园三结义”闻名天下的历史名城,在整治前,熬黑油、冒黑烟,产品质量难过关,是涿州市防水企业的真实写照。这些生产企业大多数由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土法”熬制沥青的小作坊演变而来,主要集中在码头镇和义和庄乡。其中码头镇是涿州市小卷材企业最集中的区域。十几年时间过去,码头镇防水企业发展到了31家,占据了涿州市卷材厂总数的88%。10多年里,这些企业非法占用耕地、无证经营、黑烟滚滚污染环境,生产的产品质量低劣。

2010年,涿州防水卷材被国家质检总局列为“深入开展区域整治工作”的重点督办地区。河北省质监局也向涿州质监局提出“提升产品质量”的要求。

为彻底根治非法防水卷材生产这一顽疾,进一步优化经济环境,涿州市委、市政府严格落实国家产业政策规定,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力度,制定了严厉、严密的整治方案。市委、市政府成立了专项治理工作领导机构和综合执法组,要求全方位动员,坚决依法统一关停取缔非法防水卷材生产企业,同时,积极引导业主另寻致富门路,鼓励转型、转产。

根据行动方案,整治工作分为宣传发动、自行拆除、强制拆除和巩固提高4个阶段。为确保整治工作取得实效,涿州市委、市政府出台了,发布了,制定了,明确了整治目标、责任、时限等。

5月28日,清理行动开始。35家无证生产企业的工业用电被切断。质监局、国土局、环保局、工商局局长亲自带队,带领4个综合执法小组,展开了联合执法检查行动和拆除工作。

此次专项治理活动,共出动执法人员1000余人次,占地150余亩的35家防水卷材企业被清除电力设施,清除生产设备,清除厂房车间,清除原辅材料。

“一下子取缔35家厂子,其工作难度可想而知。”涿州市质监局局长刘雄辉向记者介绍说。执法人员迎难而上,与企业业主面对面,讲法律,讲事实,摆道理,做工作,反复申明政府专项整治的决心和信心。每一天,执法小组都工作到深夜。一些消息灵通的企业主不停在市里打探消息,但从市领导到每一位执法人员,都坚决执行政策,绝不松口,彻底打消了企业主的观望和侥幸心理。最后,所有企业主都与各执法小组签订了自行拆除承诺书,承诺自行拆除生产设备,清运原材料和产品。为了防止一些企业跟执法部门玩“躲猫猫”游戏,各执法小组加强昼夜巡查。同时,充分做好强拆准备,以强拆促自拆,推进工作进度。

至6月28日,涿州市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没有环保审批手续、环境污染严重、群众反映强烈的非法防水卷材生产企业,统一依法关停取缔,比原计划提前一个月完成了任务。4个小组中,质监小组率先圆满完成任务。

“四清”行动,有效地打击了违规生产企业,淘汰了落后产能,解决了多年未能解决的难题,获得了当地群众的大力支持和大部分小卷材企业主的积极配合,去除了当地政府和老百姓的一块心病。

让人心痛的顽症

“很多小卷材企业为了逃避打击,就把厂址选在玉米地里。”随行的涿州市质监局副局长王炳辉指着眼前一片广袤的玉米地告诉记者。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绿得发亮的玉米叶随风而动,掀起一波波绿浪,空气中弥漫着蓬勃生长的喜气。很难想像,就在一个月前,这里还是需要涿州市专项治理小组深入走访、攻坚克难的一线阵地。

在码头镇浮罗营村玉米地深处一个由砖墙围起来的院子里,记者看到,占地近5亩地的大院子里,一片狼藉,凌乱不堪,到处堆满了黑乎乎、脏兮兮的垃圾。随行人员向记者介绍,这里曾经就是一个规模中等的防水企业,没有营业执照,没有生产许可证,没有税务登记证,也没有土地使用证。合法的手续一个也没有,只有“三无”产品。

目前,厂房里的生产线已被完全清除。几个钢铁架子散在角落,院子中央停着一辆大卡车,据说曾是运货车。院子外面的路口,堆着几个罐子,这是被拆除的熬沥青的主要设备。

对这几个罐子,当地百姓深恶痛绝。正是它,熏得当地不少人忍无可忍。

一位村民指着院子气愤地说:“过去,他们发财,我们闻味!”据专家介绍,沥青中含致癌物质,高温处理时随烟气一起挥发出来。沥青烟气是黄色的气体,沥青烟和粉尘可经呼吸道、污染皮肤而引起中毒,产生皮炎、视力模糊、眼结膜炎、胸闷、心悸、头痛等症状。科学试验表明,沥青和沥青烟中所含的苯类物质是引起皮肤癌、肺癌、胃癌和食道癌的主要诱因之一。

院子的主人张老板对记者说,政府要求生产设备必须拆除出厂,他按照要求先把设备拉出厂,下一步打算卖掉。

拆除前,张老板的厂子年产量接近500万平方米。产品主要销往北京、天津、山西等地,自称用于民房建设。

对于企业的污染问题,张老板说:“有味,肯定有味。但我们有环保设施,污染没你们想得那么严重。”但知情人说,这些环保设施,由于使用成本高,许多企业在环保局检查时才开一下,环保局的检查人员一走,又关掉了。

“你问价格?”张老板嘿嘿一笑,抽了一口烟说:“五六十元、六七十元一卷的,我都有。看客户要什么样的。”但业内专家对记者说,防水卷材主要有复合胎和聚酯胎卷材两种。复合胎卷材属于限制使用卷材,在北京属于禁止使用卷材,该材料有国标,按国标生产平均售价应不低于160元/卷。聚酯胎卷材按国标生产,售价应不低于250元/卷。

正是靠着让人惊讶的低价格,张老板的产品顺利销往北京、天津、山西等地。

一位业内专家告诉记者,防水产品与其他一般产品有两个不同点:一是它用在隐蔽工程上;二是购买防水材料的一般不是最终的消费者,而是工程队、包工头。正是这两个特点,使得防水产品市场乱象纷呈。一些黑心包工头,为了牟利大肆购买劣质产品;一些不法厂商投其所好,大肆生产劣质产品。价格低质量差的防水产品,在市场上竟然供不应求,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防水工程在建筑工程中造价比例很小,然而影响很大。劣质防水材料导致的建筑渗漏问题,经常让住户苦不堪言。一旦发生渗漏,不仅维修代价高昂,而且影响建筑物寿命。近年来,由于渗漏问题导致的各种矛盾、纠纷、诉讼不断增加。一些重点工程也出现劣质防水材料的影子,劣质防水材料引起的工程质量问题令人心惊。据了解,涿州35家企业的年产量相当于北京市场一年的使用量。

在不远处的另一家厂区,记者看到,还沾着沥青的熔化罐也堆放在厂区外,在已经清空的厂房车间里,残留着当初放置设备的痕迹。劣质产品生产企业在涿州终于偃旗息鼓了。

大质量工作机制的力量

一个十多年的顽疾,一个许多地方至今未能解决的难题,涿州市在今年终于彻底根除了。涿州市质监局局长刘雄辉对记者说:“涿州市能在一个月内彻底取缔35家非法防水卷材企业,顺利完成整治任务,背后是大质量工作机制在发挥效应。”

在此次整治行动中,涿州市各职能部门,在市委市政府统一领导下,协同工作,形成合力,推动重点区域整治和产品质量提升。防水卷材厂的取缔工作情况复杂,包含了社会各个方面,涉及到各个部门。单靠一个单位难以在短时间内取到良好效果。涿州市构筑了政府负总责、部门负监管责任、企业负主体责任的质量责任网格化体系,形成各界共同参与,协同工作的质量氛围。在政府和职能部门层面,依靠当地党委、政府,形成合力,由质监、国土、环保、工商组成了4个执法组,建立了联合执法机制。各方面既各负其责,又密切协作,促进形成环环相扣、紧密衔接的质量监管网络和工作合力。在企业层面,通过入户动员,签订自拆承诺书、加强宣传报道,营造舆论氛围等形式,使小卷材业主彻底理解这次治理的意义,加强其主体责任意识,积极配合拆除工作。

“另一个就是决心:坚决取缔,绝不手软。”刘雄辉说,为了落实国家产业政策,优化涿州市经济环境,促进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涿州下定决心,坚决依法统一关停取缔非法小卷材企业。其间,提出了自行拆除的统一标准,要求所有违法生产企业7日内自行拆除,否则强行拆除取缔;所有违法生产企业予以断电,坚绝杜绝不法生产。同时,建立了长效机制,在企业拆除生产设备后,执法人员继续对小卷材企业加强督导、巡查,巩固治理成果,防止反弹。

据了解,近几年来,国家产业升级步伐逐步加快,要求严控高耗能、高排放行业过快增长,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力度,采取铁的手腕淘汰落后产能。涿州以质量提升为目标,以建立大质量机制为载体,按照“非法要取缔、违法要关闭、环保要达标、产业要升级”的要求,积极取缔非法小卷材企业,同时引导业主今后依法经商,不开办违反国家产业政策,污染环境的企业项目,探索出了一条适合基层质监部门处理同类问题的经验。

螺旋输送机定制的厂家

布袋除尘器整机采购

锅炉除尘器厂家直销价格

旋风除尘器供应商代理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