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酯多元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酯多元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估值越高就越好小心变成独角兽僵尸

发布时间:2020-07-21 10:04:10 阅读: 来源:聚酯多元醇厂家

虎嗅注:文章来自纽约时报,虎嗅翻译。

这是科技蓬勃发展的年代,很明显的一点在于,估值过10亿美金的初创公司正成批地冒出。我们也几乎可以赶忙为下一批独角兽送上掌声,如果,市场的这股子白热化的劲还能持续下去的话。

“10亿美金估值”这个概念,是两年前由风险投资人 Aileen Lee提出来的。她发现,那些能为投资人带来巨大回报的,诸如Facebook 以及LinkedIn一般的初创公司,都是能以10亿美金或者更多估值退出的。由于数量稀少,Lee将这般体量的公司,称作”独角兽”。

自此,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将获得10亿美元的估值作为一个目标...然后,它们做到了,兴许还有投资人那种不愿错过的迫切心态在推波助澜。总之,你看,提供专车服务的Uber获得了510亿美元的估值,提供住房共享服务的Airbnb拿下了240亿美元的估值,而几乎,每个月,是的,每个月,都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到独角兽的矩阵中来。

目前,总共有至少131家这样的初创公司在私募市场里拼杀,根据CB Insight(译者注:为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信息数据库)发布的研究显示,目前这131家初创企业总共市值为4.85万亿美元。

如果这场淘金热能够持续下去,投资人们可能会成全出更多的十亿级公司。但从上周开始,全世界的股票市场都被打了脸,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Standard & Poor’s 500-stock index)已经跌破2000点这一重要关口。著名的硅谷风险投资人Bill Gurley最近表示,如果科技股不能够顺利度过这次股灾,那么私募投资人的投资行为需更加谨慎。

为了搞清楚哪些公司是真正有潜力的,CB Insight为纽约时报做了一份分析。CB Insight利用一款名为Mosaic的软件工具,分析了一家初创公司包括融资信息、员工流动率、新闻条数、奖项、客户增长、合作方在内的几十项系数。同时,他们也分析了研究对象所在行业的整体生存环境及其投资者的质量。

Mosaic是由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赞助CB Insights开发的,Mosaic可以通过机器学习和数据挖掘将非结构文本转化成可量化的工具用于衡量一家公司健康与否。

CB Insights在针对来自全球范围内不同科技领域的各个公司进行了一番摸查后,列出了一张包含50家公司的名单。其中,有一半的公司都位于初创公司的集中地,旧金山以及硅谷,有十家走的是国际化路线,还有几家来自中国和印度。

这些公司都亲历了初创公司的大繁荣,诸如中国手机厂商小米以及印度电子商务公司 Flipkart都已跻身独角兽水平。而今,越来越多的美国投资人进驻到这些市场中,投身于像Uxin Pai这样的海外初创公司,他们的投资视野进一步开拓,一如越来越多钱从外面涌向当地

被CB Insights 点中的公司,多出自时下热门的科技领域。只需轻轻一触APP便能为消费者提供食物、剃须刀、勤杂工、钢琴老师的以服务业为主的新创公司,尤其吸引投资则的青睐。这些公司包括可以从任意一家商店或餐厅进行产品配送的英国食品配送公司Deliveroo和Postmates。

另外上榜的,还有卫星公司Planet Labs、无人机公司3D Robotics和Airware,这表明,投资者把赌注下在了天上,以期在未来获利。

能够上榜无疑是成功的标志,但这其间传达的信息,毕竟是片面的。很多被CB Insights定义为“初创”的企业们都经历了近十年的存活期,比如无线扬声器和音频产品制造商Sonos,它们都并不曾被估值达十亿美金过。而根据Pitchbook公布的数据显示,如今独角兽俱乐部的成员们仅用了不到八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十亿级美元的估值。

此外,其他人可能发现,如果那些深受科技股下跌和股票市场动荡所害的投资人,能够吸取教训,更慎重地投资私有企业的话,很多初创公司的估值都将受到限制,甚至停滞不前。Gurley认为这次股灾可能是个拐点,使投资人重新专注在公司的营收上,而不像之前只盲目地投资高速增长的公司。

尽管如此,仍有许多创业者表示如果自家公司能上榜的话,会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北京在线学习网站“一起作业”的CEO刘畅表示,他正设法让自己的公司挤进独角兽俱乐部。

此外,Cyanogen(一款正与苹果的iOS和谷歌的安卓竞争的操作系统)的创始人Kirt McMaster曾对独角兽公司提出过更深度的质疑,“行业内的独角兽已经泛滥,其中很多被估值十亿美元的公司可用永远都不会盈利,几年之后就会被市场无情地淘汰。”

当然,McMaster也承认,这种高估值,可以为初创公司自身带来很多好处,“持续增长的估值可以让公司融资更容易。”

Tom Lee,独角兽级医疗公司One Medical的主要创始人,他认为上榜独角兽的确可以获得很多利益,同时也为创业者和公司带来了不少压力,“成为独角兽之后,人们要么觉得你会短期内获得高增长,扩张公司规模,要么会认为你被高估了。”

就职于Benchmark(投资过Uber和Snapchat的风投公司)的Gurley一直警告外借不要神化“独角兽”这个词,对创业者和投资人造成诱惑。为了实现十亿估值的目标,很多创业者都和投资人达成了经济默契——例如创业者承诺投资人一份切实的经济回报,但这些行为只会“让估值变得更低”,Gurley在一次访谈中表示。

今年年初,Gurley先生表示,2015年将会出现“独角兽之死”,而现在,他却说“独角兽僵尸”或许才是更加准确的形容词。因为,垂死挣扎的公司很少会很快放弃。这些公司会在私下里努力拼搏,往往不是被迫筹钱,就是以低于之前所估的价值将自己卖出。

“概率的基本原则告诉我们,真正能触发高地的毕竟是少数,高处不胜寒嘛。”他说道。

创造了“独角兽”一词的Lee女士则表示,现在的十亿级私人公司之所以增多,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酒店和出租车等大规模产业对于新创公司而言是可以公平竞争的场地。她说,重要的问题是要注意,能否在烧完筹到的资金之前实现自己在变成独角兽公司时所设下的目标和梦想。

“他们要不这么做,处境可就危险了。”她说道。

linux视频

Spring Cloud + Vue

大数据技术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