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酯多元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酯多元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穷富男友PK我选择坐在宝马车里笑伤感爱情-【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3:17:34 阅读: 来源:聚酯多元醇厂家

我是一个贪心的人,我沉沦在没有钱的爱情里,又不愿舍去有钱的生活;我想要纯朴的爱情,却害怕被人嘲笑我找了一个收入没有一半的男友……

(1)

我遇到了恶俗的韩剧里最狗血的情节——在穷男人和富男人之间无从抉择。

郭晓亮是穷男人,27岁,在一间不太景气的律师事务所工作四年,所有积蓄加起来不够付一套房子的首付。

薛超是富男人,当然不是小说里写的那种天花乱坠的富,只是于我而言够富有的:30岁,经营9家干洗店,在二环以内有一套装修好的大房子,开宝马520。

我先认识薛超,不讨厌,不喜欢,但为他对我的好而感动。慢慢地,我开始相信人生走向已成定局,王子与灰姑娘的结合还不错。最美好的是在他面前我并不觉得自己卑微。

可是有一天,在地铁上,我捡到了郭晓亮的手机。我站在那儿等失主时翻看了他的短信、相册,还上了他手机绑定的微博。我发现他是一个小帅小帅的大男生,喜欢养花,会用皮革和铆钉给妈妈做钱包,他还没有女朋友。他在10月12日写道:“别人都说孤单和寂寞不是一回事,有女朋友的人不会孤单但会寂寞。可是我有女友的时候为什么从来没有感觉到寂寞?唉,可惜分手后我一寂寞就是三年。”

我看得心里潮潮的。他真是一个有点女性气质和文艺腔的好男孩儿,干净、单纯、明亮,带一点傻气。

他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刚才我打电话是你接的吗?”我点点头,把手机递给他。我说:“我偷看了你里面所有的东东,真不好意思。”他的脸一下子红了。

那天晚上,他要请我吃饭,我很不道德地去了。我觉得我不道德是因为我知道我有点喜欢他,也看出来他有点喜欢我。

那几天,我几乎忘记了薛超的存在。我和郭晓亮坐很长的地铁,转公交,再转长途客车,去郊区摘草莓。我们在路边的大排档里买铁板烧鱿鱼,拿着非常非常多的还在滴酱的鱿鱼串去拍大头贴。我们在商场里面看那些几十万元一枚的戒指,当导购走过来问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时候,我们又羞愧而快乐地跑开。我像是回到了大学时光,那岁月简单而美好。我真不想回到现实。

我不忍心告诉薛超,我爱上了别人,而那个人又比他条件差。

(2)

为了避免我自己心里觉得怪异,我不再去薛超家里。我拒绝他们俩的任何一个对我亲热,我快要疯了。

更崩溃的是,我的父母,所有的亲朋好友,所有爱我的闺蜜们,都骂我是精神病。我连个倾诉和分享的人都没有。

薛超发现我越来越不开心,就介绍了阿六给我认识。阿六三番五次请我吃饭。

有天我忽然问他,薛超之前被女人甩过吗?

他说,他并不了解这些事。他其实是一个心理医生,在他的心理诊室,每小时的咨询费两百元,但是他“出山”,则是三到五百元。

薛超一定是觉得对我说“你去看心理医生”是一句很伤人自尊的话,所以用这种办法把他介绍给我。其实他做得真对,我太需要倾诉了。只是我不知道阿六有那么贵,我为自己无意间浪费了那么多钱而自责。于是我立马开门见山,把我的纠结告诉了阿六。其实我还有一个目的,我隐隐地希望他能做个传话筒,这样我就能顺从命运安排地失去薛超了。

可是阿六第一句话就是:“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保密。”然后他说,“我不会为你的人生做出任何指点,所有的选择都必须由你自己去做,我只是疏通你的心绪,让你更加明晰地看清自己的需要。”我不甘心,缠着他问:“你什么都不用说,只告诉我应该怎么抉择就行。”他觉得我仍然浮躁,问我:“你为什么要抉择?别人未必会听从你的抉择。”

我忍不住哭了。自从我爱上郭晓亮,我的情绪总是像个小女生。是我太贪婪,我迷恋没有钱的爱情,又舍不得有钱的生活;我想要纯粹的爱情,又怕别人笑话我找了个收入还不及我一半的男友。我既虚荣,又矛盾。

我开始经常约阿六出来喝酒。每当这时,我都会在心里默默感激薛超,只有成熟的男人才会为女友选择心理医生,而非陪着她到处去疯、去快活。因为他的目的不是单纯地让你快乐,而是解决问题。

(3)

一天晚上,阿六很周到地开车送我回家。刚下车,郭晓亮忽然像鬼一样从黑暗的地方跳出来,大叫:“他是谁?”

阿六还没有来得及走,可能是怕我有危险,他从车里走下来。郭晓亮有一点胆怯,有一点绝望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气势汹汹地问我:“难怪我听人说你还有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就是他?”

我怕郭晓亮忽然发疯,为了保护薛超,我竟然脱口而出:“是的!”

郭晓亮一拳打在墙上,然后发出一声哀号,像个18岁的男生一样跑了。

我的心在那一瞬间痛得像生离死别一样,我拔腿就去追,可是阿六在身后一把捉住我:“你要冷静,看他明天会怎样。”

因为刚才拿他做了挡箭牌,我有点窘迫,就听了他的。但是我的心还是飞了出去。我不甘心地叫道:“我忽然发现更适合我的是郭晓亮!”阿六说:“每两个人的适合都只是阶段性的,也许你们生命里10%的时间适合,90%的时间却是不合适的。你必须在你心性稳定的时候选择心性更稳定的那一个。”

看着阿六的车慢慢滑出我的视野,我在楼道坐下来,打电话给薛超。我已经疯狂了。我必须向他坦白,将选择的权力抛给他。我也不是非他俩不可,我要恢复我心安理得的生活,哪怕一个都不要!

薛超闷声闷气地问:“他人呢?”

我说:“已经走了,他被气疯了。”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哀怨:“那不就没问题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告诉我这些?”

我无言以对。

静默了好一会儿,他把电话挂了。以前他从来不敢挂我的电话。我一步一步爬上楼,瘫倒在床上。我唯一能做的只剩下等待。我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4)

凌晨两点多,我爬起来去洗澡,迷迷糊糊中推开卫生间的门,忽然有一个巨大的东西打到我头顶上。我整个人都痛得一震,然后有热乎乎的东西流下来。我在昏迷前努力看了一眼那东西,竟然是卫生间的吊灯!

我醒来时天还没亮,卫生间的窗户开着,冷风飕飕。我看了一眼镜子,发现自己像在拍鬼片一样,满脸是血。我连滚带爬去客厅找我的手机,终于摸到了。打开,还有最后一格电。我把电话打给了薛超。

半个小时后,他旋风般赶来,把我抱上车。我决不像个27岁的女人,我在车上哇哇大哭。薛超哄了半天不见效,干脆骂我:“这就是报应!”我气得大叫:“报个屁!我做错什么了?我又没有跟他上床!”薛超不信,要我发誓。我发了最恶毒的誓。薛超扭脸看我认真的样子,如释重负。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也如释重负了。

送到医院,要剃了头发缝针,麻药几乎没用,我疼得拼命叫。医生被我叫到崩溃,命令薛超跟我讲话分散我的注意力。薛超问:“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没有给你的小男朋友打?”

我实话实说:“你有车,来得快些。他要是打不着车呢?生死关头我保命要紧。”

他气得半死,掉头要走。护士喊他回来,逼迫他继续跟我讲话。

他只得回来,又问我:“我到底是哪儿做得不够好,你竟然肯跟一个穷光蛋好?”

我说:“既然我喜欢别人,肯定你还是有地方不到位,这是你应该自省的地方。”

他再度被气得半死。缝了5针,包上了纱布,我不敢去照镜子,但是敢问薛超:“我是不是很丑?”他说:“丑绝了!我真不想要你了!”我听出他口吻里的溺爱和委屈,便笑,觉得自己像是劫后余生。他像忽然反应过来一样,猛地问我:“你为什么不给120打电话?那样也挺快的呀!你为什么就不担心我不来呢?”

这下轮到我傻眼了。有时候我们爱一个人,自己真的竟然会没有意识。

(5)

第二天我回家,郭晓亮又找来。他看到我包着头,吓了一跳。弄明白怎么回事后,他有些尴尬:“我希望你能给我机会照顾你。我会对你很好的,一辈子不让你受到委屈。”

但是真的冤家路窄,这时门铃大作,我去开门,竟然是阿六。他捧着一把康乃馨:“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郭晓亮跟出来一看,毛了:“你又来了,正好我们谈谈,我要跟你公平竞争!”

阿六淡定地看了他一眼,干脆将错就错:“小兄弟,你拿什么跟我竞争?”

郭晓亮说:“我用一颗很爱她的心!”

“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呢?而且我比你优秀,比你成熟,比你条件更好!”

“你怎么知道我将来没你条件好?”

“且不说你不一定奋斗成功,即使是成功了,半路发迹的夫妻远远没有一开始就经济优越的夫妻关系稳定,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你凭什么就敢肯定我们将来不稳定?”

“你不敢跟我比较现在,对未来我说的也是比率大的那一部分人群,而你咬定的却是奇迹,是不能保证的事情。”

我站在旁边,看着郭晓亮涨红了脸不说话。我忽然想起姚大嘴和老凌那童话般故事的覆灭。世上真的有童话吗?即使有,比率也太小了吧?我忽然间就醒了。他是爱我的,那种爱只是年龄的产物,只是我一时之需,而非一生之需。我偏离正常轨道太远了,我得回去。我把门打开,让郭晓亮先走,虽然我也很心痛。他见我并不向着他,悲愤极了:“原来对女人再好也没有用!我就知道,你还是会跟有钱人走!”

他跑了,把楼梯踏得山响。我脑子里回荡着他的话,对我再好也没用?这话听着多不舒服啊!原来感情里上风的位置是他给的,有一天,他终于不想维护这感情了,我就成了下风。我回忆起我站在地铁站等他来拿手机的那一刻,感到忧伤。难怪有人统计,每天都有3000人同时在用“人生若只如初见”做签名。

我走到阿六身边,问他:“这就是你帮我做出的选择吗?”他终于点头了。他说:“穷男友对你好,是因为他对你不好你就会离开他,爱所占的比率将被这个原因打压到很小。富男友对你好,却是打心眼里喜欢你,因为他根本不缺美女,他大可不必卑微地低头。他在你这里低了头就证明了他有多爱你。穷男孩儿也有匹配的女孩儿,郭晓亮也一定会遇到,却不应该是你!”

这时,门铃响了,打开门,薛超抱着一大束玫瑰静静地站在门口。我走上前去,含泪轻轻地拥抱住他:“你应该剃个光头,去顶替乐嘉,因为你比他更给力!”

刑事犯罪辩护律师

室外薄型钢结构防火涂料

南京中医药大学成人高考

佛山圆梦计划本科